买茶具就上52瓷器商城,茶具套装应有尽有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茶文化 > 相关文化 > 名山寻茶游记之曼游邦崴

名山寻茶游记之曼游邦崴

作者:52瓷器商城     添加日期:2018-04-12
 邦崴(wai),这个不太好念又容易念错的字,在喝茶人群体中的名气远没有在茶叶教学研究者群体中大。在邦崴的群山峻岭中生长着世界公认的三大茶王树之一,1700多年树龄的过渡型茶王树。 邦崴,海拔2000米,则让我想到了去年的刮风寨之行。这么高的山,路况一定很差吧。这种地方,去过一次就好,太危险了。   刮风寨沿途风光   我就打算这次辛苦一次,晕车贴、晕车药齐上阵,多带点邦崴茶回来,尽量就不再跑第二趟了。 8号中午,我跟随几个业内的朋友,由邦崴土著杨中...

         邦崴(wai),这个不太好念又容易念错的字,在喝茶人群体中的名气远没有在茶叶教学研究者群体中大。在邦崴的群山峻岭中生长着世界公认的三大茶王树之一,1700多年树龄的过渡型茶王树。

     邦崴,海拔2000米,则让我想到了去年的刮风寨之行。这么高的山,路况一定很差吧。这种地方,去过一次就好,太危险了。

 

曼游邦崴

刮风寨沿途风光

 

       我就打算这次辛苦一次,晕车贴、晕车药齐上阵,多带点邦崴茶回来,尽量就不再跑第二趟了。

       8号中午,我跟随几个业内的朋友,由邦崴土著杨中华的带领下上了山。大家都叫他华包,是一个非常热情的小伙子。其实我觉得大家应该叫的是“华宝”,但他很肯定地说,不是“宝”,是“包”。

       华包的家就在邦崴新寨,是邦崴山海拔最高的一个寨子(然而并没有一个“老寨”)。邦崴有8个寨子,其中最高的新寨、良子等,都是汉寨;下面一点的如大寨等,是拉祜族寨子。再往山下,出了邦崴村,就是以佤族为主的寨子了。

 曼游邦崴

 

晚餐我们就在这里吃的,正宗佤族风味牛肉

 

        绕了五个小时山路后,顺利抵达邦崴。这里的山路都是平整宽敞的柏油路,只是路程遥远有点累,并没有出现严重晕车的情况。

而且邦崴的环境非常好,让人一下就爱上了这里。

曼游邦崴

 

夕阳美景

  

         天一黑,就看到了漫天的星辰,这可是城里久违的美景。(无图无真相,手机拍不出星空,有张纯黑的照片要不要看)

        邦崴海拔高,海拔2000多米。太阳下山后,就变得非常冷。本来上山还只穿了一件衣服,赶紧把从西安穿过来的毛衣和厚外套给裹上了。

晚上也没什么活动,赏玩了星星就开始赏茶了。

        其实,我们在上山前就喝过华包从家里带下去的茶了,给我的印象非常好。香气浓郁,简直可以用“妖孽”一词来形容,是典型的甜香,细细分辨的话,是脂粉香+花香+蜜香。茶汤也是非常甜,但同时又质厚粘稠,茶气足。苦味很轻,涩味适中。

没想到,同样的茶在山上喝,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       一般来说,在山上喝茶,水温略低、水好、环境好,往往心情也更好,喝起来感觉会更好。然而邦崴不是。

        烧水的时候就发现,水在93度就开了。多烧开一会,也只能达到95度。再加上气温低,水一下就凉了。

        用这样低的水温泡茶,直接就把邦崴茶最大的优点——高香,给抹杀了。茶汤的浓厚度也打了很大的折扣。要不是之前在山下喝过,我就要给出一个“徒有其名”的结论了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睡了个懒觉起床。邦崴村一天就吃两顿饭,10点左右吃一餐,下午晚点再吃一餐。吃完brunch,我们就开始游览邦崴村。 

        华包家就坐落在以前的茶马古道旁边。这茶马古道由石板铺成,经过修葺后状态非常好,走在上面非常轻松。

        沿着茶马古道往下走,就到了华包家的古茶园。古茶树非常多,而且树龄普遍比较高。里面也混栽了一些少量的小树和中树。 


茶园里面还有只非常尽职的小狗,一直冲我们嚷嚷。



       邦崴的茶树大中小叶种都有,不过大部分都是中小叶种。(这里说的大中小叶种,都是指云南大叶种内再细分的大中小) 

       邦崴海拔高,因此,茶树发芽晚,古树茶就更晚了。第一拨开采的古树春茶也就是这两天才做好,总共也就几十公斤。

       参观完华包家的古茶园,我们继续往下。这里的人家,房前屋后普遍都有几株大古树。一路上看到很多古茶园,不过规模都没有华包家的大(华包说他家是村里的大户,此言不虚啊)。

       这里山高路远,除了90年代发现过渡型茶树王的时候火了一波之后,一直不温不火。没有太多外界打扰,村民们还保留着原始的淳朴。

        我们经过一户正在采茶的人家,问候了一声,人家竟然就要把采好的一袋子鲜叶送给我们,令我们感动极了。 

       继续往山下走,见到一条修建得很好的台阶路。这就是通往邦崴过渡型茶树王的路。

       这棵树树姿直立、分枝密,树冠、花柱、花粉粒、茶果皮等特征与野生茶树接近,但所含化学成分和细胞组织结构与栽培型茶树相同。

1992年和1993年国内和国际两次研讨会确认了这是过渡型茶树王,树龄1700年。自此,世界茶源纷争落定云南  

        我们今天人品大爆发。以往用围栏保护起来不能靠近的茶王树,今天正好在拆除采茶时搭建的手脚架,我们也得以进去近距离接触茶王树。

         经过工作人员同意,我摘了些茶王树的叶子。有人想要吗?

        华包家也有一棵比较大的过渡型茶树。我问他做成普洱茶喝起来味道如何?他说,还可以,香香甜甜,不过没有纯的野生茶好喝,也没有纯的栽培型古树好喝。

         茶王树旁边修建了一座气派的邦崴古茶馆。过几天,这里会举行一场斗茶大会。

        看完茶王树,我们就去其它农户家喝茶去了。虽然华包对我们照顾有加、热情周到,咱们也不能吃人嘴软,还是得综合考察,找出最有代表性的茶品。

        喝了几家,感觉品质差异不大。都是汤色黄亮,苦弱涩强,香气浓郁持久,回甘强、茶气足。

        既然品质都差不多,我当然还是选择华包家的了。

        这里的茶分四个品种:小树、中树、古树混采、单株,价格分别是:200、400、900、1600元/公斤。这里的古树多、树龄大,其实中树就和勐海地区的古树差不多了。

        一番砍价后,以860元/公斤的价格,拿下邦崴混采古树。预计最终成品价格会在160元/饼(100)左右。 

       选定了茶之后,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,华包拿出一饼十年陈邦崴给我们喝。邦崴人没有存茶的习惯,因此老茶非常少。这款十年陈邦崴,也只有自饮,不外售。

       经过十年转化,陈香浮现,口感柔和,茶香入汤,转化不错。以前的茶做工比较粗,相信我们自己做的这款邦崴古树将来的转化会更好。

       喝完这款难得的好茶,我们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,离开了邦崴,往冰岛开去。 

       邦崴,我还会再来的,一定的!


[清空]浏览历史